做心理咨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

2020-03-26

1. 在你开始第一次心理咨询前,你会特特特特特特特特别紧张。


“真的好紧张啊,不知道该期待啥。我会一直在咨询师面前哭45分钟吗?会不会一张嘴就想吐呀?好尴尬啊!天哪好紧张肿么办,宝宝紧张地快要窒息了。”


2. 除了紧张之外,你还有点害怕:啊,老天爷,我是不是得躺在沙发上,然后跟一群秃头的咨询师们聊天啊?


"会被催眠吗?"


3. 实际情况是,你只会坐在一个沙发上,跟一个秃头的咨询师聊天。


“嗯,嗯,嗯……,这让你感觉如何呢?”

4. 在你准备说话之前,你应该会很尴尬地盯着咨询师,不知道该说啥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5. 终于,你们对话了。但你发现,当你说完一句话后,咨询师会盯着你,一言不发。

“此中必有深意?”

6. 然后你就很……

“所以,嗯?这个,那个?”

7. 然而他们还是继续盯着你。

“这大概是某种测试或者评估吧。但是,在测试啥呢?评估啥呢?宝宝好忐忑!”

8. 很快你就发现,以后每周你都可能要在一个相对陌生的人面前回溯你的童年,哭了一次又一次。关键是,那哭声还特难听。

“感觉每周一次的见面都是相爱相杀。”

9. 有时候,咨询师们会让你解释一些你根本就找不到词语来描述或解释的事情/东西。

“我就是不知道啊!行不?”

10.  又有些时候,咨询师们的某些解释是如此地令人难以置信,于是你就变成这样子了:

“对不起,亲,你能说中文吗?”

11. 当你还在在震惊时,你们的咨询时间到啦。于是,你不得不离开咨询室。

“有啥好看的。哼,宝宝很好,非常好,没啥情绪压力。”

12. 有时,你发觉咨询师正在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不要打哈欠,但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你尝试着让自己觉得没有被冒犯。但是你的心在咆哮:“ 噢,得了!你看见了吗!!Ta 在打哈欠!”

13. 你无法参加朋友的聚会,真实的原因是:你已经约好了要见咨询师。但你并不想透露。

“怎么讲呢,我就是很忙啊,懂不?”

14. 你在咨询师面前说了一些自认为非常有见地的话,他们并没有记录下来。

“宝宝好委屈。”

15. 当你漫不经心地说你从来就没喜欢过自己的祖母时,他们却记了下来:

“嘿,等等,我不是那个意思,至少我不认为我是真的那么想的。是吗?啊,天哪,为什么你要把这个记下来呢?”

16. 你花了很多时间盯着咨询室里的饰品。比如在讨论和父亲的关系时,为了避免和咨询师产生眼神接触,你会一直盯着地板上的小花毯子。

“还挺好看的,不知道是淘宝买的,还是宜家买的?”

17. 当你在回答咨询师那个万恶的“你的感受是怎样的”问题时,你一直盯着屋里的这个傻乎乎的植物。

“去死吧,你这愚蠢的植物,长得这么丑。”

18. 为了舒缓自己的恐惧感,你可能会一直盯着房间内的某张抽象艺术画。但,光是盯着那幅可怕的抽象画就让你感到生无可恋了。

“OMG, 这幅画到底想表达啥?”

19. 你会不停地猜测咨询师的私人生活。TA是不是单身呢?养宠物不?当然最重要的是,他会不会在酒吧里和朋友们讨论我呀?

“不过,咨询师是不能在公众场合随意讨论自己的个案的?”

20. 直到有一天,你在咨询室外偶遇了你的咨询师。

“哎呦,我擦,是我的咨询师!肿么办!要躲起来吗!?”

21. 然后TA也注意到你,并意识到你看到了TA。

“我的个天,居然在这里遇到了。”

22. 你们尴尬地承认彼此的存在,然后各自向相反的方向移动。

“真是最陌生的熟人。”

23. 你也会猜想咨询师的其他来访者是怎样的?会不会和我有着相似的问题,比如和父母不和啦,总是没法投身一段认真的恋情中啦。“要是能和他们做朋友就好啦!”

“同是一路人,不如一起来玩?”

24. 然后你可能会在咨询室外的等待室里观察着有没有这样的人出现,期待着某种偶遇。


“嘿,很高兴遇见你~”

25. 但是,回到咨询室内,无论你有多少千奇百怪想法,无论咨询的过程是怎样的尴尬或痛苦,有一个人可以说话,总归是一件好事呀。


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简单心理
文|Cate Sevilla  原载于Buzzfeed